浙新办[2010]32号
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
沟通热线:0571-88851111
电子信箱:zjgrxw@163.com
采访中心:0571-81110583
报纸编辑部:0571-81916093
事业发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页 | 工 会 | 企 业 | 人 物 | 维 权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间 | 视 觉
您现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报网  >   正文

时时彩平买能赚钱吗


2019年06月25日 02:34   来源:浙江工人日报   作者:王珍
 

  如今一说到“高考”两个字,感觉最起劲的人就是考生的爹娘,孩子太用功了心疼,孩子不用功又心焦。甚至孩子进了考场,孩子妈还要刻意穿上旗袍、怀揣着几块定胜糕在门口候着,寓意“旗开得胜”。

  想起我高考的那些日子,陪伴我、鼓励我,甚至像父母一样照顾我的全都是老师。天天都是我的语文老师袁玉徽把我送进考场,然后在门口等着我出来。还给我买白糖让我冲糖开水喝,说是补脑。

  记得那时规定考试开始半小时后才能出考场,人家都怨时间不够,而我却觉得半小时都太漫长,因为我根本看不懂那些考题,坐着无聊,东涂西改,把那少得可怜的几个答对的题目又都改错了,弄巧成拙。

  所以,拖时间对我是祸不是福。

  看着我总是早早从考场里出来,还一脸的沮丧,袁老师厉声说:“明天你再敢这么早出来,我在门口拿棍棒伺候!”

  考完后,我自我感觉坏极了。我悲叹自己这一生也许与大学无缘了,也再无颜见往日的师长、同学和亲友们。所以高考结束的第二天,我扔掉了课本,乘火车去了乡下舅舅家疯玩。

  袁老师几次写信要我回杭州,好好复习功课,我也懒得回信。

  九月的一天,袁老师突然发来一份电报:“你已上线,速归,参加口试。”这下我才真的急了。急找外语老师吴民!

  吴老师可淡定了:“你现在找我也没用,就这么点时间,我又不能砍了你的头,把英语单词给你从脖子里灌进去!”其实,他巴不得我考不上,可以高复一年,第二年考更好的学校,以实现他自己错过的愿望。现在听起来,这是不是很有点父母心?

  第二天,我一早赶到杭州外国语学校,门口已聚集了许多考生,正三三两两地在练口语呢。我凑上去想摸摸底,只听一片“叽哩咕噜”的对话声。我压根就听不懂,只是偶尔夹进去的几句中文,让我知道是什么“鲁迅的作品有……”“世界有几大洲、几大洋”等等。

  我直接被吓懵:这些问题就是用中文,我也说不清楚!再看看他们,一个个胸有成竹的样子,我深深感到自己实在不行,只有一个念头:逃!不丢人现眼。

  这个时候的吴老师真的是太给力了,居然很认真地对我说:“他们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,其实和你也差不了多少。他们都是纸老虎!”老师真的够拼的!为了给我压惊,不惜和全世界为敌。

  我就这样被壮了胆,进了考场去参加口试。但毕竟还是中气不足,纰漏百出,甚至让我预备时的那张试卷反面的题目我都没有看见。而对面坐着三位老师说的英文,我一句都没听懂。

  幸运的是在当年的许多老三届考生中,应届生的我一副天然呆萌,撩动了口试老师的恻隐之心。他们对我很是网开一面,凡是我读错的地方,只要跟着他们读对了就给分。居然把我的错都归罪于我的中学老师没教好(这一句太冤枉吴老师了,所以我从来不敢告诉他,我不想恩将仇报把他气吐血)。

  我的口试居然还能刚刚过线!哦,简直就是锦鲤附身啦!

  此后人生,吴老师给的“纸老虎”充当了许多次的万能钥匙,每当我没有自信时就会想起。

  后来,我也当了老师,我也曾想把“纸老虎”送给我的学生。但我发现我的那些学生和我非常不一样,不是不自信,而是太自信了。所以,这个“纸老虎”就一直留着给我自己用了。

  那个时候,考生的家长真的没这么苦,当然,主要还是我父母对我上不上大学没要求。

  记得那时我拿起书本老是昏昏欲睡,老是很迁就自己:算了,不为难自己了,睡一觉再说,大不了这大学不上了。

  只有在口试的前晚,我又打着哈欠说着同样的话时,老妈在一旁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:“我同事说了,你女儿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大学的门,今天晚上就是不睡觉,也要拼了命地复习通过口试。”

  可是,我的一只脚站不住啊!倒头睡去,且一夜无梦。

  感谢袁老师替我爹娘管着我,感谢吴老师及时送我“纸老虎”,临门一脚,不偏不倚将我踢进了大学校门!

责任编辑:林化 

相关内容
广告联系 | 关于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投诉建议
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 ©c2008 浙ICP备05017986号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
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0571-88901234  手机短信:18806501498  传真电话:0571-85175125  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