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新办[2010]32号
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
沟通热线:0571-88851111
电子信箱:zjgrxw@163.com
采访中心:0571-81110583
报纸编辑部:0571-81916093
事业发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页 | 工 会 | 企 业 | 人 物 | 维 权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间 | 视 觉
您现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报网  >   正文

时时彩在柬埔寨


2019年05月23日 03:02   来源:浙江工人日报   作者:楼玉燕
 

  现在的小孩条件好,个个都有书读了。我这个今年85岁的老人,回忆起自己的过去,要读点书可是千难万难啊!

  1938年,我黄埔军校毕业的父亲在台儿庄打日本人牺牲了,成为了烈士。当时,我诸暨枫桥楼家的生母,已无力抚养家里4个小孩,于是我被洄村周元炳、丁阿茶夫妇领养。养父在诸暨县城邮电局工作,家里吃穿等基本生活是不成问题的。

  第一次读书。1945年,我10岁不到,住在县城中水门养父那里。邮电局局长有3个女儿,她们到了上学年龄都在附近学堂上学。有一天晚上,我到她们写作业的房间,那里摆了4张课桌,旁边一张空着,就进去坐在那里看她们写作业。这时,局长的大女儿过来问我:“想不想读书?”我点点头说:“想的。”于是,她即刻在纸上写了天、地、日、月等8个毛笔字,教我读写。

  第二天我又去了。这位大姐姐过来考我前一天教的字,我不仅默写得出,而且还一个字一个字讲得出意思,她感到非常惊讶!隔了一天,局长太太找我养父:“听我几个女儿讲,你家女儿很想读书,也很会读书,她正值上学年龄,书要给她读的。”我养父听后没有态度,我知道他内心是重男轻女的,因为我哥哥(养父的儿子)已经在读书了。

  过了几天,养父正在邮局分信件,局长出面对养父说:“听说你女儿想读书,这个年龄不读书真是可惜了。特别是像你女儿这样天资聪慧的孩子,如果不上学,将来会害她一辈子的!”碍于局长的面子,养父勉强同意让我去试试。读书的地方在县政府东边的孔庙大成殿内,大概读了一个多月,也认了不少字。不巧的是,省里通知下来,把邮电局长调走了。后来才知道,说局长是地下党员,身份已暴露了。局长一调走,我的读书机会也随之失去了。

  第二次读书。那年夏天,我回到生母那里住了段时间。一天,我与亲哥楼无畏去村边水塘洗澡,因为哥哥的原因,我吃了个酸鼻冲(呛到水),就对着哥哥哭闹起来。哥哥说:“不要哭,我有件‘好事体’,等会讲给你听,一定高兴!”一听是“好事体”,我逼着哥哥马上讲。哥哥说:“你不是喜欢读书吗?教你个办法,你到母亲面前跪下,她不答应你读书,你就不要起来,到时我也会帮你说话的。”

  回到家里,我按照这个方法在生母那里做了,哥哥的点子还真灵,生母果然答应了,但有言在先,只能读3个月。这样,我和哥哥一起在枫桥开先学校读了3个月。

  第三次读书。随后的正月里,养母上门来叫了,让我回她家去。我向生母提出:“我太想读书了,能不能留下让我继续读下去?”于是,生母便有了主意,转而对养母提了要求:“玉燕在我们这里,是有书读的。你要领回去可以,但要继续给她读书。”养母很爽快:“继续读3年,多没有的。”这样,我在第三个地方——洄村祠堂里读书了。因为我读过书,识得一定数量的字,于是就从二年级第二学期读起,一直读到四上年级结束。

  那时我内心太想读书了,所以也就特别用功,老师说的话像圣旨一样,哪里敢说个不字。如老师课堂讲了“今天的功课今天做,明天又有新功课”,我的作业根本用不着老师催、家里大人催,保证按时完成。每次考试,语文、算术,我都能在班上拿第一,常识、音乐等课程也有出色的成绩。我还当了班长,很多时候还帮别人做功课,俨然是个“小老师”。我那时有个同班同学,后来当了老师、做过校长,退休后长住外地,回老家时特意来看我,并对我讲:“小时候你读书成绩好,好几次我课文背不出,都是你帮忙过关的,否则,在老师那里不知要吃多少‘手底板’(打手心)。所以,回来一定要来谢谢你的……”

  我在洄村读书期间的毛笔、墨条、作业本都是奖来的,家里不用买。学校规定,中饭后到学校,要写一张毛笔字,写大字的纸要家里带去的。养母对我用纸有限制,每天就一张,因此,我非常小心,因为写错就没有第二张纸了。养母用纸上管得严,客观上也培养了我落笔慎重、不写错字的习惯。从这个角度说,艰苦的环境不一定是坏事,也是能锻炼人的。

  那时,我家附近有两个小学生,是兄弟俩,家里条件很优越。别的同学上算术课,用一截一截的小柴棒帮助加减运算,他们用的是玉米粒和黄豆籽,但挪来挪去,就是算不准答案,经常被老师打“手底板”。

  我连头带尾读了四年书,用现在的说法叫“小学本科”毕业的。读过书,后来就派上用场了。我们生产队里的出纳,后来常年由我担任,进出账目从来没有记错、算错的。种桑养蚕、养兔、养种猪等家庭副业,我家也搞得比别人强,1974年我家建起了4间新楼房。上世纪80年代,因为有文化基础,我还去江西当过蚕桑辅导员。不懂的地方,买来书籍看一看,大多就能把问题解决了。

  这就是读书的好处。我把自己的体会写下来,就是希望现在的孩子们能珍惜大好时光,认真把书读好了,将来成为国家建设的有用之才。

责任编辑:林化 

相关内容
广告联系 | 关于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投诉建议
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 ©c2008 浙ICP备05017986号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
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0571-88901234  手机短信:18806501498  传真电话:0571-85175125  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