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新办[2010]32号
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
沟通热线:0571-88851111
电子信箱:zjgrxw@163.com
采访中心:0571-81110583
报纸编辑部:0571-81916093
事业发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页 | 工 会 | 企 业 | 人 物 | 维 权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间 | 视 觉
您现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报网  >   正文

宝马时时彩登录网址


2019年04月28日 02:04   来源:浙江工人日报   作者:卢江良
 

  我有一只铁制的蛋糕盒,里面收藏着不少笔,有钢笔、圆珠笔、铅笔,有些是以前用过的,有些没有开封过。看着这些不同类型和款式的笔,我不禁想起高中时用过的一支笔,原本它也应该在里面的,可遗憾的是,在我读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,它突然消失了。那是一支普通的钢笔,我为什么要将它铭记于心?缘于它牵连着我的一段过往。

  那支钢笔是我大姐夫作为礼物送给我的,算不上很贵。当然,这不重要。重要的是,它承载了一种情感。接受了它,我带去学校,在课堂上用。当时,我已爱上了文学,而我前排有位同学,痴迷于硬笔书法,我们平时交流颇多。有一回,他跟我说,我的那支钢笔,他写起来很舒服,能否转卖或换给他?我说,它是我大姐夫送的,没有同意。

  事情,就这样过去了。它似乎没影响到我俩的关系,我们还像以前一样无话不谈。然而,过了没多久,有一天下午放学前,我发现那支钢笔不见了。我问那位同学,是不是他在用?他矢口否认了。我暗想,可能某位同学拿错了,便在上晚自修之前,提前来到空无一人的教室,弓着腰一排挨着一排,朝每张课桌的桌兜张望,以期找到那支钢笔。

  结果,令人失望。于是,我就判断是那位同学拿的,尽管没有任何证据。原因是那年是1990年,我们那边的生活条件已经普遍不错,没有同学再会稀罕一支普通的钢笔。而那位同学的做法,虽然我认为很不妥,但并未因此疏远他,更多的是对他的理解,甚至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拒绝他的请求。为此,接下去的时间里,我们依旧友好如初。

  可意想不到的是,当天晚上发生了一个失窃事件。第二天早上,好几个班的同学反映,放在寢室和教室里的钱失窃了,其中包括我放在衣袋里的五元钱。这下,我对那位同学是否拿了我的那支钢笔的判断变得不确定起来,开始怀疑或许是那个小偷在行窃时顺手将它拿走了。于是,学校统计失窃财物时,我将五元钱和那支钢笔一并报了上去。

  好几天过去了,失窃事件毫无进展,却出现了一个传闻:当天晚自修之前,有一位老师路过我们教室,看到有人在翻桌兜。这次的传闻,与其他传闻不同,它传进我耳朵时,不是公开化的,不是透明的,而是朦朦胧胧的,甚至是神神秘秘的。换句话说,它在传播的时候,显然刻意回避着我,但又不想轻易绕过我。所以,最终还是让我得知了。

  我听了,不禁大吃一惊!很想立刻去澄清。可我又向谁去解释呢?因为没人明确告诉过我,我成了失窃事件的怀疑对象。应该说,那段日子于我是极度黑暗的。几乎没几天的时间,我便成了“孤家寡人”。更可怕的是,他们看我的眼色,一律变得诡谲怪异;他们有意背着我,不断地窃窃私语;他们对我的态度,也不再友善,开始变得恶劣。

  在这样的日子里,煎熬了将近两个月,临近期末的当儿,又发生了一次失窃事件。令我欣慰的是,这次的行窃者,被抓了个正着。据说,不是一个人,是三四个人联合作案,系低年级学生。根据他们交代,上次的失窃案,也是他们所为,并坦白窃得的数额。很快,学校让他们退赔。退还给我的,只有五元钱,没有那支钢笔,因为他们没有窃物。

  终于,对我的所有怀疑风吹云散,一度疏远的同学恢复亲近,包括那位热爱书法的同学。而那支已经消失的钢笔,我重新认定是那位同学所为。刚开始的几个月,我多少对他心怀怨恨,认为如果他不拿笔,我就用不着去寻笔,就不会晚自修前独自去教室,就不会对每一张课桌的桌兜张望,也就不会被路过的老师怀疑,更不可能深陷到那个传闻里了。

  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我慢慢地释然了,只希望他能更加执着地追求梦想,有朝一日成为书法家。我想,唯有这样,那段过往,即便痛苦,也算有了补偿。高中毕业后,为了梦想,我背井离乡,辗转于杭穗绍,最终在杭城定居。而在这漫长的人生旅程中,我总不忘打听他的消息。可是,让我失望的是,直至今日,他在书法艺术上依旧一无所成。

责任编辑:林化 

相关内容
广告联系 | 关于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投诉建议
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 ©c2008 浙ICP备05017986号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
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0571-88901234  手机短信:18806501498  传真电话:0571-85175125  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