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新办[2010]32号
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
沟通热线:0571-88851111
电子信箱:zjgrxw@163.com
采访中心:0571-81110583
报纸编辑部:0571-81916093
事业发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页 | 工 会 | 企 业 | 人 物 | 维 权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间 | 视 觉
您现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报网  >   正文

大发时时彩计划走势


2019年04月23日 01:55   来源:浙江工人日报   作者:夏水夫
 

  前段时间,电视剧《都挺好》热得有点火。那时我正好去北京出差,在回来的高铁上,从车厢的过道一眼望去,很多人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。很少追剧的我,也被剧中的情绪所带动。从吸引、不适、不快、窝心、压抑,到最后在流泪中,看完了全剧。

  面对“小的小的不靠谱,老的老的不着调”,苏家被“作死”的父亲折腾得鸡飞狗跳。片名为何还叫《都挺好》?我的理解是,这“都挺好”是对当下生活的悦纳。我们来到这世界无法选择父母,只有内心喜悦地接纳“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”,原生家庭留下的创伤,才能在成长过程中慢慢疗愈。这是有些人一生要做的功课。

  大团圆的结局似乎有点理想化。很多人不相信,那些已经定型了的、几十年的内在矛盾,会在突然间改变吗?现实生活中,无论是受伤者疗愈痛苦,还是伤人者自我悔改,都是极其漫长的过程。

  有一段剧情让我很震撼。苏明玉在对作妖的父亲咆哮后,找到男友石天冬,他们依偎在一起。石天冬以郑庄公的典故作引喻,与明玉进行了心灵对话:选择和解,选择放下,才能释然过去的怨恨和痛苦。否则,永远过不了“坎”,就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。这是明玉淤积已久的伤痛疗愈的开始。

  我试图用学过的人本教练理论去理解:当一个人拔掉了“心刺”,疏通了“心梗”,打开了“心门”,他便找回了自我,活出了真我,尤如破茧成蝶、凤凰涅槃,就会“都挺好”。这或许就是编剧选择给苏家人留下一个堪称温柔退场的合理之处吧?原谅一个人,只需要一瞬间。

  家庭是我们一生中最重要的起点。现实里不一定有苏家,但苏家的那些事我们或多或少都经历过。人生至少有一半时间,是带着童年的光环或阴影生活的。幸运的人,用童年治愈一生;不幸的人,用一生治愈童年。

  我的童年在原生家庭成员中,没有被溺爱,也没有不被待见。父母生下我时都40多岁了,哥哥姐姐与我年龄相差又很大,他们待我都挺好。但父亲莫须有的“坏分子”身份,在那个年代,使我常被其他孩子欺凌,却很少得到家人呵护和抚慰,幼小的心灵伤害极大。

  那时候,农村孩子放学后还要帮家里干农活。我右手小手臂上长长的一道刀痕,就是在我10岁的时候,背着箩筐到田地里割草回家的路上,被一个坏小子一刀砍伤的。我可能一辈子也很难忘记,那天我哭喊着回家的时候,家里竟没人敢帮我去评理。乡里的土方说灰尘可以止血,母亲就到门背后找了厚厚一块灰尘,贴在我血淋淋的伤口上,之后因感染而留下伤疤。我大学毕业时,分配在“火炉”南京,七月酷暑竟不敢穿短袖衫怕露出伤疤,就像那个生怕被人取笑头顶很“亮”的阿Q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,觉得自己很像《家》中的觉民。不可否认,童年的创伤,影响了我很长一段时间,特别是青春年华的成长,包括我的小家庭。我在剧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,想到了我的原生家庭,想到了女儿,内心不能平静,流下了眼泪。

  我深切体会到,从童年被伤害到穿越创伤,再到内心重建,是一个漫长、痛苦而又孤独的征途,咬牙坚持的只能是自己。打开心结,即是团圆。努力向前一步,才是“都挺好”的生活逻辑。

  原生家庭欠你的,必须自己找回来。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情,说不清道不明。《都挺好》没有单纯展示伤害与挫折,而是善意地呈现了每一个不同的人,他们可以犯错,也可以进步;可以和解,更可以成长。苏明成去了非洲,才悟到“有些苦一定要自己去经历”。

  你需要的,只有“自我认同”。被肯定、被认同,是每个人存在于这个世界的需要。然而,我们的自我感觉和自我认同,往往受制于周围的人对我们的评价。人格成熟的人,会慢慢把对他人认同的需要,转向自我认同。当你能够全然肯定自己,内心就会变得强大,那些来自外界的不认同,或者别人对你的不公平,都统统伤害不了你。

  女儿18岁生日时,我对女儿说:“爸爸也不是生下来就会当爸爸,爸爸也是头一次当爸爸。你今天18岁了,爸爸的父龄也18岁,才是一位刚刚成年的父亲。”那一刻,我看到女儿流下了眼泪。我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长大了,领悟到父母之爱是一种需要努力、进化、被教育而完成的高级感情。

  每个人都有太多的不堪回首,原生家庭又不可能重来,我们该怎么办?我们要记住的是,只有你内心真正悦纳,一切才能“都挺好”。

责任编辑:林化 

相关内容
广告联系 | 关于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投诉建议
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 ©c2008 浙ICP备05017986号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
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0571-88901234  手机短信:18806501498  传真电话:0571-85175125  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