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新办[2010]32号
浙江工人日报社 主办
沟通热线:0571-88851111
电子信箱:zjgrxw@163.com
采访中心:0571-81110583
报纸编辑部:0571-81916093
事业发展部:0571-89937119
首 页 | 工 会 | 企 业 | 人 物 | 维 权 | 人 文 | 民 生 | 人 间 | 视 觉
您现在的位置: 浙江工人日报网  >   正文

从庆时时彩开奖软件下载


2019年03月26日 03:01   来源:浙江工人日报   作者:陈慈林
 

  经常在媒体上看到,杭州的消防队除了救人救火外,还有项被居民请去摘马蜂窝的“副业”,每当从电视上看到他们戴着头盔、全副武装,登高摘除那比篮球还大的马蜂窝时,心里总为他们捏把汗,只怕一不小心被马蜂蜇了就麻烦了。

  没想到,那年夏天这番担忧竟然落到自己头上了。我在自家五楼阳台上,直接尝到了被马蜂蜇的滋味,那一番折腾,真的让我吃足了苦头。

  是日晚8时许,我健走回家后洗好澡,到阳台上晾衣服,怕灯光引来蚊子,没敢开灯,只借着路灯余光拿衣架。猛然间,我看到纱窗上爬着一只五六厘米长的昆虫,以为是只蟑螂,随手一把抓在左手;刚想打开窗子扔出去,猛觉一阵锥心般疼痛,赶紧放手、开灯,赫然见一只马蜂在头顶盘旋……

  仅仅几秒钟,左手食指已肿得像胡萝卜般粗,火烧火燎地痛,虽开着空调,汗水仍不断地冒出。我怕马蜂伤害“萌娃”小丁丁和家人,顾不得那一盆散落在地的衣服,先用雷达杀虫剂追着马蜂一阵狂喷;剿灭了肇事“凶手”后,再忍着疼痛仔细检查,确认已无“漏网余党”,方才放下心来。

  喘息稍停,依稀记起媒体曾报道“有人因被马蜂蜇而丧生”,不敢大意,准备打车去医院。又想到“远水难解近渴”,应该先上网查一下应急措施。果然,无所不知的“度娘”提示:“过敏体质的人如被马蜂蜇了,可能危及生命,不可轻视。但只蜇一下尚不至于有生命危险,可先设法减轻疼痛。”于是暂时打消了去医院的念头。

  “度娘”同时提示:“用氨水涂抹被蜇处,可以用碱性中和酸性的蜂毒,能稍减疼痛!”但这大晚上的,药店就算不关门,也找不到这种农民用来作肥料的氨水啊。突然想到了万能的朋友圈,赶紧忍痛上网求助,亲们纷纷又慰问又献策,从季德胜蛇药到肥皂水涂抹,拳拳之情令人动容。

  但一般药店买不到蛇药。如今城里人洗衣服也早已不用普通肥皂了,正应了那句“远水难解近渴”的老话。土方洋方统统没用,我只能痛得团团转。突然有亲发来微信:“健康人的尿液可代氨水。”正所谓“病急乱投医”,我此时已顾不得许多,只要能减轻疼痛,不管什么办法都要试一试。更何况这办法就地取材简单易行,我自然当即采纳。情急中寻不到合适的容器,就拿了个干净的塑料盒盛尿液。食指在尿液中浸泡了半小时后,肿胀稍减、疼痛依旧。只觉食指火烫般痛,手腕以上却冰凉彻骨。

  度过了切肤之痛的煎熬一夜,天刚亮就去了社区医院。医生说,这里没有治这病的科室,被马蜂蜇要去大医院。我赶到市红会医院,在候诊室看到好几个与我一样苦着脸被马蜂蜇了的人,有的在脸上、有的在手上,原来倒霉的并非只有我一人。等了2个多小时才轮到我,医生看着我红彤彤胡萝卜般粗的食指,摇摇头说:“马蜂刺没法拔,先弄点药吧。半个月内忌酒、忌辣、忌海鲜。”医生说,夏季是马蜂活动的活跃期,每天都有数十人被马蜂蜇来就医。他建议我回去仔细查看房子周边是否有马蜂巢?

  我拿着两大包“外敷内服”的中西药,回到家里。突然想起50多年前,我在浙东农村时也被蜜蜂蜇过一次。那时村里有人养蜜蜂,平时养蜂人带着蜂箱,追随各种植物开花期流动于全国各地,只有天寒地冻时才回到老家休息几天。

  我当时被邻居家的蜜蜂蜇在额头上,不但脸庞肿了,一只眼睛也肿得只剩下一条缝。有经验的养蜂人从生产队找来点氨水,涂抹了几次,疼痛虽然还在,肿却在两三天内渐渐消了,自然也没留什么后遗症。养蜂人还送了一大罐蜂王浆,算是对我所受皮肉之苦的弥补。没想到时隔半个多世纪,在天堂杭州,我又尝到了被蜂蜇的滋味,而且蜜蜂升级为马蜂。我不禁感叹,这“天堂”马蜂真厉害啊!

责任编辑:林化 

相关内容
广告联系 | 关于我们 | 法律声明 | 投诉建议
浙江工人日报网版权所有 ©c2008 浙ICP备05017986号    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9466号
浙江省新闻道德委员会举报中心投诉电话:0571-88901234  手机短信:18806501498  传真电话:0571-85175125  邮箱:zjsjx@zjncws.com.cn